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志安的博客

中央电视台《新闻调查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谁来守护公正  

2013-02-16 23:13:00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美国的制度很有意思,一方面他们不相信人性的自律,繁文缛节地设计了一系列制度,防止任何人拥有绝对的权利,但另一方面,他们又给予联邦最高法院的九个大法官以绝对的信任。他们不但是终身职,而且即便他们的表决并不恰当,整个司法体系也会遵循他们判决。这个制度似乎笃定相信,这九个人,就是公正的最后守护者。

这些大法官平日里很少抛头露面,从不接受采访,判决完的案子,也从不继续解释,美国人民想见他们一面也相当不容易。不久前,美国公共电视台申请拍摄联邦最高法院,同时提出采访在位的九位大法官,没想到,这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法官,竟然全部同意了,而且还全都是摄像机面前的视频采访。《谁来守护公正》一书,就是这些大法官们接受采访的谈话记录。在这本书中,平日隐藏在巍峨华丽建筑背后的九个神秘人物,第一次集体亮相,敞开心扉,谈论了他们对美国宪法的理解。

很多法官在访谈中都非常谦虚,他们大多不认为自己是社会变革的引领者,也不是历史车轮的驱动者。他们的工作“只是为前人的立法提供解释”。塞缪尔阿力托大法官法官对记者说,“最高法院的主要职能是什么?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答案非常简练:解释与适用美国宪法和法律。美国人民相信我们能够公正、客观地解释和适用法律。这是我们神圣的职责”。

我很好奇,为什么美国人民就相信这些大法官能够公正客观地解释法宪法呢?

事实上,这些大法官在平日里还不太在乎民意。最高法院门前的广场,一年四季总是不乏示威者。有些时候,大法官们也凑过去会看看热闹,但他们从来不会亲自接待这些上访者。投票的时候更是从来不把民意当回事。“我们的判决不能随着大家的喜好走,更不能被一时的民意所主导。大家总不能让我们根据民意的喜好去判定宪法的含义吧。”现任首席大法官罗布茨如是说。

再看美国联邦最高法院200多年的历史,好像民众也的确挺信任他们。用今天的观点看,联邦最高法院不是没犯过错误。1896年的普莱西诉弗格森案中,联邦最高法院就肯定了南部种族隔离政策的合宪性,确立了隔离但平等的法律范式。随后在卡明斯里士满学区委员会案的判决中,拒绝干涉公开歧视黑人的公共教育政策,还容许许多州剥夺黑人的选举权。但是,当这些案件判决之后,大家都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。没人因为这些判决,怀疑过大法官,或者联邦最高法院的制度。

1787年,美国宪法发布,这部被称之为伟大的宪法,只有7500字。面对复杂的个人权利,政府运作,它只能做一些原则性规定。比如,宪法虽然规定了每个公民拥有言论自由,但是,它从来没有说清楚,那些言论属于自由的权利,哪些属于不可逾越的边界。哈姆雷特虽然只有一个,但问题是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哈姆雷特。哈姆雷特可以各有不同,一个中国也可以各自表述,但法律不行,它要成为现实当中人们的行为准则,必须规则一致。遇到理解不一致的时候怎么办?美国的制度设计,就是交给联邦最高法院的九位长老,无限相信他们的良知和判断。他们的投票结果,最终构成了不同时代美国司法对宪法的理解,以及人们的行动准则。

许多信奉民主的人,都认为人性本恶,所以才有“绝对的权利必然带来绝对的腐败”一说。但如果确是如此,1787年那个夏天,美国宪法都不会诞生。后世许多历史研究者,都把55人的制宪会议的参与者,当作是半人半神般的人物。他们个个如谦谦君子,风度翩翩,一门心思想要起草一部流芳百世的宪法。这当然不是历史的全部,档案表明,当年制宪会议上不但有争吵,反复,甚至也有许多阴谋诡计和不甚光彩的妥协。但不可否认,当年这些华丽登场的历史人物,也确实不是只为一己私利张目的凡夫俗子。伟大的宪法的背后,必定有高贵的心灵。

一项制度又何尝不是如此,尽管人性有本恶的一面,但是,所有制度约束的最后,还是要给人类的高贵和理性留一块信任的净土。如果所有人对制度都毫无忠诚,专心和制度作对,任何制度都很难发挥效力。美国联邦最高法院,就是闪耀着人性理性与智慧光芒的殿堂,而美国民众,似乎从未怀疑大法官们追求公正的内心。

美国历史上一共200多位联邦大法官,他们也的确对得起民众对他们的信任。也许他们的一些判决在后世看并不恰当,但他们似乎从来没有背弃自己的良知,枉法裁判。即便是那些在今天看来“错误”的判决,如果放在特定的岁月长河,他们也没有超出自己时代。毕竟,法律的实施需要民众的认同,离开民众的认同,“正确”的法律,也不过是一张纸。

托马斯大法官面对镜头时曾引用过哈伦大法官的一句话:“我的立场可能与众不同,我也可能抱有偏见——但这部宪法没有。”紧接着他说:“对我来说,这就是法官的裁决:一方面承认自己可能有弱点或者问题,但另一方面,不会带着偏见来理解宪法”。明知道自己有弱点,并且还能够用理性去克服自己的弱点,在我看来,就是高贵的品格。也许正因为如此,美国民众在过去的200多年里,始终笃定相信,联邦法院的大法官们,就是公正的最后守护者。如果他们错了,那就先错一阵吧。反正上帝保佑美国,一万年很久,不必只能朝夕。

我隐隐觉得,这是美国成功的秘密之一。美国的成功不仅仅因为有一部伟大的宪法,更因为人们对宪法的信任,还因为这些手握宪法解释权的大法官们,没有辜负人们的信任。世界上有许多国家,都曾照抄美国宪法,以为抄得一部宪法,就搬来一个美丽的新世界。但经常却是播散龙种,收获跳蚤。秘密也许就隐藏在文本的背后。写就一部宪法容易,让宪法活在一个社会,发挥功效却很难。

接着您也许会问,这些大法官们的高贵气质是从哪里来的?文化,还是。。。。。。,您要是这么问就没头了。现在,还是打开这本书,亲身感受一下九位大法官对美国宪法的理解吧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72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