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志安的博客

中央电视台《新闻调查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千万不要随意取缔黑校车  

2013-01-05 10:27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大多数人,对数字都有一种天生的敬畏感,而且受教育的程度越高,越容易迷信数字的威力。也正因为如此,人们常常会被数字所欺骗。前不久,江西贵溪校车发生事故,导致11名学童死亡。媒体接踵的报道显示,这些孩子就读的学校没有办学资格,校车也不是标准校车,而是严重超载的黑校车。随后舆论的讨伐多集中在政府对基础教育的投入不足,对黑校车的监管不力上。但在我看来,这些火力四射的道德批判,都被表面的数字蒙骗了。

校车出事,往往是群死群伤,容易吸引公众和媒体的注意。但是,与之对比的数据应该是,在没有校车之前,或者没有校车的地方,孩子们单独上学的孩子伤亡率是多少。如果没有校车的地区伤亡率高于有校车地区的伤亡率,那就说明,尽管这些黑校车看起来不甚正规,但其实却降低了伤亡率,而不是相反。这就好比飞机一旦遭遇空难,全世界的媒体都会关注,但有统计数据表明,飞机是现有交通工具中最安全的。但因为飞机的空难常常导致几十人上百人的伤亡,它的不安全性被人们的注意力夸大了。而其他交通工具的事故虽频繁,但却是零星发生,更容易被人忽视。

当然,我并不确定黑校车地区学童的伤亡率就一定比没有校车的地区高。但生活经验告诉我,农村的道路大车多,没有交通指示灯,无人陪伴的孩子遭遇的风险不会低。如果考虑更多的变量,如孩子上学的方便程度,家长可选择学校范围的扩大,有黑校车显然比没有校车要好得多。否则,黑校车不会在今天广大的农村地区越来越多。黑校车给家长带来的的收益,大致就是他们愿意为校车付出的价格。

行文至此,我已经听到了激烈的反对声。有人在质问:“你为啥不和标准校车相比?如果政府花钱为学校和幼儿园全都配置上标准校车,这种事故发生的概率会不会降低?”我承认,会。但问题是,这个社会上大多数问题的解决,都是在给定约束的条件做决策,而不是用理想模型简单和社会现实作对比。理想很丰满,但现实往往很骨感。谁都希望孩子们能坐上标准校车,但现在面临的问题是,即便义务教育阶段的孩子,政府尚且没有能力为他们配置校车,更何况本不在义务教育范围内的学前教育。反对者估计会继续发问:“政府官员有能力给自己配置专车,每年那么多三公消费,为什么就没有财力给孩子们配备校车?”如果政府的三公消费全都节约下来,可能可以。但我也想反问一句:解决三公消费来日方长,在没解决之前,是否需要解决孩子上学的安全性问题?如果需要,该怎么解决?

我的原则是,解决黑校车的问题,应该立足于现实中不会让孩子们的境遇变得更差,而不是理想中哪个模式更好。但现实的解决之道却常常相反,每次遇到黑校车出事,政府在舆论的压力下,第一反应就是取缔黑校车。但对于上学路有几公里之遥的乡村幼儿园,取缔校车,政府又不能提供标准校车的情况下,很可能就是在努力提高幼儿上学的死亡率。这么说可不是危言耸听,几乎和贵溪校车事故发生的同时,北京朝阳区一位7岁的幼女上学途中遭遇性侵,记者的调查发现,孩子所在的村庄原本有校车,但是政府以不是标准校车为由予以取缔,村里今年改给学童发放交通补助。没想到,悲剧接踵而至。事实上,没有了黑校车,并不意味着孩子们就不会遭遇车祸,溺水等事故,但因为不再是群死群伤,也就没有了媒体关注。但对于政府而言,如果有黑校车,一旦出事就是自己监管不力,但没有了黑校车,出了事故自己不用担责。媒体和舆论看似正确无比的诘问,在现实当中却导致孩子们的境遇变得更加悲惨。好一幅令人讽刺的场景。

如果我们立足于国情,对于不在义务教育范围的学前教育来讲,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由政府提供标准校车都不现实。而乡村幼儿园低廉的收费,强制他们配备标准校车也无可操作性。在这种情况下,适当降低校车的标准,将目前市场上的黑校车合法化,之后再给这些黑校车一些现实而具体的帮助,才是真正帮助家长和孩子的善举。如果仔细看报道,贵溪校车事故,并非超载导致。更何况,16名乘客当中,有十四名都是四到六岁的孩子。按照荷重量来计算,该车未必就超载。事故更直接的原因在于驾驶员是个生手,面对乡村道路的复杂情况处理经验不足。而超载,仅仅加剧了事故的悲惨程度。如果政府能因地制宜,给这些校车司机一些必要的培训,这样的悲剧,或可避免。这也是在几乎不增加成本的情况下,收益最大的举措。果真如此,政府也就很难用取缔校车的懒政方式为自己卸责。真出了事故,我们才能细查政府的责任,该撤职撤职,该查办查办。可现在,贵溪政府倒也撤职了一大批干部,但更像是为了因应媒体和舆论的愤怒,他们到底有什么责任,我还真没看出来。相信处理他们的人也会觉得这些人冤枉的要死,大致的路数一定是过段时间,让这些人在换个岗位继续工作。表面上看起来雷厉风行的严肃查办,最后都变成了配合舆论道德审判的桥段。实事求是虽然只有四个字,但行动起来,却超乎想象得难。

一个相当重要的症结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,接受现实,我们就不得不承认,暂时我们还不能给孩子们提供和发达发国家一样的校车,我们还需要时不时地面对一些乡村校车的事故,这会让一些道德感充沛的人有些难堪。我给这些人的建议是,如果觉得实在看不下去,就捐点钱给孩子们买校车。如果做不到,只是要求政府取消三公消费,这个我也支持,请继续。但解决校车问题,千万不能听他们的,那是胡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4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