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志安的博客

中央电视台《新闻调查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国的菜价被低估了  

2013-01-12 08:50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我知道现在城里人都在抱怨蔬菜的价格贵,翻翻过去十年物价的涨幅,蔬菜上涨的幅度的确不低,但尽管如此,我还是要说句相当刺耳的话:中国的蔬菜价格不但不高,反而是被低估了。未来数年,蔬菜的价格还将继续上涨。涨幅将超过物价平均上涨的幅度。

不信?那你到各地的餐馆看看,据统计,中国人宴席上的饮食,至少有三分之一被倒掉。这固然和传统文化,公款消费有关,但不可否认,也和菜价过低有关。从经济学上讲,什么资源的价格被低估,就会必定被滥用。不用奇怪人们一边抱怨价格贵,一边点一桌子菜吃不完倒掉。因为人们的观念虽然形形色色,但人们的行为却惊人的一致,但只有人的行为,才代表其真实的价值观。

如果去农村看看大多数农民的生活,很多人一定心有不忍。两年前我去云南,那里的农民种植反季节土豆,虽然这算是收益比较高的项目,但赶上好的年景,辛苦一年下来每亩地也就两千块的纯利润。如果种水稻,每亩地只有200块的收益。要说,那些抱怨菜价高的人,也不好意思说农民的收入不该增长,他们经过“研究”发现,菜价这些年虽然在上涨,但农民的收入却提升较慢,在菜价的价值分配表上,农民的分配占比很低,多数都被所谓的中间环节赚去了。

现实的数字似乎也支持这个结论,零售价3元的蔬菜,在田间地头的收购价,常常只有几毛钱。尤其是当蔬菜运进城之后,到市民家之前的最后一公里的批零环节,加价甚大。但这说明什么?说明中间环节盘剥了农民,坑害了市民?说明钱都让菜贩赚去了?说明最后一公里加价不合理?非也。恰恰相反,从农民的田间地头到城里菜市场的所有中间环节,都是在帮助市民努力降低菜价的伙伴,如果没有这些中间环节,菜价只能更贵,而不是更便宜。举个例子,假如茄子在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的价格是两块钱,最终的零售价是四元,相比于让他们去新发地买菜而言,从菜贩手中买菜依然是合算的。否则,零售市场根本就不会存在,市民只会去新发地去买菜。市民之所以愿意花四块钱在家门口买菜也不愿意去新发地,是因为城市提供了太多的赚钱机会,在家门口买菜节约下来的时间,可以去赚更多的钱。在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,所有中间商只有节约了交易费用才可能生存,这是个基本常识。

事实上,政府早在几年前就开通了高速公路的绿色通道,运蔬菜的车完全不收费,而媒体的调查也显示,从产地的收购商,到运输商,再到城里的一二级批发商,零售商,基本都是微利行业,根本谈不上什么暴利。但是,即便如此,亦不能否认在蔬菜的生产,运输,销售各个环节上,农民赚的相对较少。为什么?刨去农民种植的盲目性导致的议价能力差的原因之外,最主要的原因,在于劳动力的价格。蔬菜种植和粮食不太一样,很难大面积集约生产,是个标准的劳动密集型产业。越靠近城市,劳动力市场的价格越倾向城市定价,越靠近乡村,劳动力越倾向本地定价。因此,劳动力流动越自由,制度壁垒越小,劳动力的区域定价差就会越小。反之,就会越大。改革开放之前,农民完全被禁锢在自己的土地上,他们的劳动力不能按照市场的真是需求定价,长期以来都被严重低估了,近三十年,限制劳动力流动的因素越来越少,但农民随意进城定居仍然面对一些制度壁垒,如果流动完全自由,菜价必定大涨,道理就在这儿。

另一个原因在土地。一块土地,用来种菜就不能用来养鱼,用来养鱼就不能用来盖房子,目前中国城乡之间的土地制度依然是二元的,农地不可用来城市建设,但问题是,靠近城市的土地,如果用来盖房子出售,收益要远高于种菜。这也是一种制度歧视。它相当于剥夺了土地的主人自发选择的机会,只能在特定的用途之间做权衡,假如彻底废除农地用途管制,土地成本将会跃升。最终,这些都将反应在菜价上。所谓制度的公正有价格,就是指着这个。

由此可见,如果说在蔬菜定价方面存在所谓的剥削,不是中间商对农民存在盘剥,而是城里人借助制度的不平等对乡下人的压榨。许多人还把这种压榨看做是一种天经地义,他们把过去计划经济时代的不合理定价当做了“正常”。甚至进一步认为,谁要是主张菜价上涨,就是妨碍民生。但其实,过去的那种“正常”并不正常。它是以城乡二元社会结构为基础,以农民被禁锢在土地上为代价,以城市对农民的歧视为土壤,方才得以维持的低价。这是赤裸裸的剥削。

这种制度性的歧视必须改变,也正在改变。随着户籍制度的逐渐开放,城乡一体化的推进,农民将逐渐拥有和城里人一样多的选择机会,如果种菜不赚钱,他们就会去做快递员,保安,生产线的上工人。供需调整之际,整个农产品的价格,必定会努力追赶,渐趋回归正常定价。直到有一天,城里人也会有人移民乡村去种菜,人口的流动不再单向,这种压榨才最终消失。所以,菜价必定上涨,这是自由指引的方向。

正因为如此,如果你支持迁徙自由,给农民工市民待遇,就请坦然接受菜价的合理回归。但如果你不支持菜价上涨,还说自己支持迁徙自由,这就是虚伪的矫情。任何制度都有定价,公正的制度,也需要大家通过价格来购买。反过来,政府如果想要提高农民在蔬菜供应价值链上的分配比例,通过打压中间商,降低过程费用的方式完全无效。办法只有一个:给农民更多的自由。给他们择业,迁徙的自由,给他们等同市民的社会保障。放开更多的管制,将开发土地的权利交给农民,将蔬菜的价格交给市场。

也许有人会问,假如真如笔者所言,蔬菜价格长期上涨,城市低收入的贫民怎么办?很简单,真有市民吃不起菜,由低保制度保障。可以给他们发放食品券,这也是国际上通行的做法。但是,不能用压制菜价的方式给城市居民实行普遍补贴。这不合理。城市居民比农民平均收入更高,赚钱机会更多,还要求乡下的农民给市民补贴,这不是民生,这是恶政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7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