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志安的博客

中央电视台《新闻调查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韩寒:你反对的,正在成为你自己。  

2012-01-29 16:17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韩寒:你反对的,正在成为你自己。

王志安

1999年,韩寒参加萌芽杂志举办的新概念作文大赛,并获得一等奖。从此走上文学新星之路。首先声明,对日后韩寒取得的成绩,我羡慕嫉妒但不恨。但我想讨论一下韩寒当年的参赛程序问题。

按照韩寒和其父亲的解释,韩寒在初赛中投稿两篇顺利进入复赛,但韩寒却没有收到复赛的通知(我认为这完全有可能)。于是,韩寒错过了复赛机会。很快,评委会们确定了一等奖名单,但评委陈思和、叶兆言此时提出,万一因为特殊原因,韩寒没有收到复赛通知错过了就太可惜了。于是,复赛的第二天,在评委们已经确定好了获奖名单的情况下,组委会给韩寒打了一个电话,韩寒说确实没收到通知,按照流程,当天下午2点,组委会就要开发奖大会了。上午十一点,韩寒赶到组委会,这时,复赛的题目已经公开,评委们于是委托李其刚单独为韩寒命题“补考”。最后韩寒获得了一等奖。

我上网查了一下,没有找到1999年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比赛规则,但网上有其他年度的。这些规则都没有规定,一旦参赛考生错过复赛还可以补考。而当事人的回忆文章里也明确说,韩寒错过了复赛,按理该取消复赛资格。既然如此,为韩寒单独组织复赛,合理的依据何在?要知道,那个时侯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还相当有含金量,可以取得被协办大学面试录取的资格。从某种角度讲,相当于现在的自主高考的特长生制度。这样的制度,允许为某个考生单独改变规则吗?

有人一定会说我矫情,事后韩寒的发展,是一个天才文学青年,如果没有这次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激励,很可能多门功课不及格,就直接去当赛车手了。好吧,这些我都承认。评委们的回旋转圜挽救了一个文学天才,但我还是要问:这公平吗?你怎么证明另一个因为韩寒补赛而落选一等奖的人,就不会是另一个韩寒?我的理解是,离开了程序正义,就没有正义。韩寒是在一个不公正的游戏中获得的一等奖。这就好比今天的韩寒参加赛车比赛,没接到复赛通知,错过了比赛,但组委会却为他在赛道上单独组织了一场比赛,他的对手只有他自己。最后,他却取得了冠军。

别说在当下,就是在当年,我看到这样的新闻,也会去质疑。这么重要的比赛,规则的严肃性何在?基予这样明显违背程序的行为,我认为人们质疑更符合常理,而不是默认才合乎正义。

人们常常有种误解,只有拥有权力的人才有特权,其实不是。差序规则文化下的中国,但凡有点关系,都可能有特权。任何制定规则的人,似乎都有权修改规则。只要合乎己意。只不过这种己意,有时是向权力谄媚,有时是向利益倾斜,而有时,是实现自己所为的伯乐情怀。

我鄙视这样的价值观!

在我看来,这个世界少一个韩寒不大要紧,多一份对规则的尊重才是幸事。这个社会人人抱怨不公正,但是,只要自己有机会指定规定,规则立即就是一张纸。只要自己有机会享受特别对待,就忘了平时自己口口声声谈过的社会正义。反躬诸己,这种心理我也有,但我讨厌那个自己。我希望我自己的理性能战胜那个自我。尽管这不容易。

今天的韩寒,已经是年轻人中的一面旗帜,他对社会的批判,很犀利。近十几天来当韩寒遭遇质疑的时候,我也把韩寒当做了一个小社会。我想看看韩寒如何面对反对,如何面对质疑。我们不能要求16岁的韩寒,在面对一次有可能改变自身命运的机会大公无私地想到规则意识,但我们是否可以要求成名后的韩寒,在面对当年因程序瑕疵产生的公众疑问,而自我反思(要知道,无论麦田还是后来的方舟子,对韩寒参赛作文的质疑,都源于程序。)?我认为可以。因为这是韩寒一贯宣称坚持的原则,批判的是非。但我们看到了怎样一个韩寒?

我看到的是,他反对的东西,正在成为他自己。你们随意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