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志安的博客

中央电视台《新闻调查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出租车市场,公司制还是应该个体制?  

2011-08-13 14:54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王志安

在各地出租车罢运事件频发的今天,民众可以欣然看到,大部分媒体在为弱势群体抱屈,同情的是出租车司机、消费者,矛盾全力对准的方向,正是大众一贯抵触的对象:出租车公司。民众一种习以为常的概念是:出租公司是食利阶层,靠收份子钱不劳而获,对司机的盘剥,正是造成今日司机不满而罢运的最主要原因。所以,不少人认为,如果取消公司,全都由司机个体来经营,整个出租车市场才有可能进入良性循环。

 

真是这样吗?

 

我们来看一个现实中的例子吧。天津的出租车市场基本以个体为主,即便挂靠公司的,每月也只缴纳500元的税费和管理费。个体司机不需要给公司缴纳份子钱,每月收入七八千,在全国算高的。但是,司机还要面对这样一个处境:天津市的出租牌照目前市场价在55万左右,要想进入出租市场,首先就得花这笔巨资买到一个牌照。因此,详解天津市出租司机的收入,其实应该在总体劳动所得的情况下,扣除55万牌照成本。这么一拆解,司机的净收入就没那么高了。

 

当然,花了巨资买到拍照的车主也有灵机一动者,事实上,天津的个体车主们不少都把车转包了出去。这样,他们不仅每月可以拿到承包者上缴的4000元左右的牌照租金(其实就是份子钱),而且还能把政府的油补揣入自己口袋。所以,真正上路拉活的司机们,虽不用买牌照,但每月扣掉份子钱,收入也就在在28003000之间。这,才是的哥的姐们“真实”的劳动力价格。

 

事实证明,只要特许经营,不管有没有公司存在,都会有份子钱。份子钱只和牌照的数量管理有关,跟到底公司运作还是个体运营基本无关。

 

目前全世界的出租车市场,大致分为四种模式:一、特许经营下的公司制;二、特许经营下的个体制;三、无牌照管制下的公司制;四、无牌照管制下的个体制。北京市采取的是第一种,天津市属于第二种。牌照管制下公司制的缺点,是公司一定千方百计维持牌照管制给自己带来的租金(个体制也会如此,但公司有更多的办法)。杭州市的出租公司从政府手里新买到一批出租车牌照,由于份钱较高,没有司机愿意承包,出租公司宁愿闲置这批新车,也不愿意降低份子钱。这种现象,在国外一些特许经营的市场,也曾出现过。因为份子钱是牌照垄断带来的超额利润的租,车辆少收取的份子钱多,车辆多收取的份子钱就少。在一定数量内,出租车数量的多寡,和公司收取的份子钱总额没有太大关系。

 

接下来,我们看看天津模式下,消费者会遭遇怎样的乘车环境。天津的出租车司机多半夏天不开空调,有人光膀子抽烟,有人长期不做清洁,拒载挑活的现象非常严重。如此,市民能不怨声载道吗?就笔者长期的观察和比较,天津模式较北京市的模式而言,不但谈不上什么优势,反而更县混乱。

 

天津市一共有两万辆出租车,在这个千万人口的直辖市里,牌照数量竟十五年不曾增加,政府一提增发牌照的动议,个体车主和司机就群起而斥之,集会、罢运,造成逼宫效应。在维护特许经营的垄断地位的问题上,个体司机一点也不含糊,几番斗法,政府都败下阵来,不得不妥协。只是,最终倒霉的,是天津市的市民。

 

出租车是一个典型的服务行业,在一个特许市场中,没有充分的市场竞争,个体制更大的可能性只能带来更差的服务。因此,笔者的观点是,只要有牌照管制,那个体制不但不能解决问题,相反,还会带来更大的问题。

 

好,那我们假定开放牌照管理,每个司机只要备案即可经营出租车(当然必要的资格考试是需要的),那到底还是否需要出租公司?有人认为,出租行业符合典型的个体经营的特点:单车提供服务,自由支配服务时间。但问题也没那么简单。出租司机的服务,虽然可以在充分竞争中维持一个较高的服务水平,但是,对司机的质量监管依然存在,如果全都实行个体制,监管就必须由政府提供。但任何监管都需要成本,如果政府提供监管,尤其是非常细致的监管,就意味着全体纳税人在为这个行业提供服务。但事实上,这种管理若由企业来提供,更节约有效。政府监管只是成本转移,并不公道。和专业化的公司相比,政府监管的质量体系并不能望其项背。

 

相反,如果保留一部分公司,这些出租企业之间必然会以有质量标准、有特色服务来赢得顾客,形成品牌。比如,上海市民在出行时,时间允许的话,都会倾向于把叫车电话打给大众、强生这样的品牌公司。所以说,日后若开放牌照,出租车市场竞争激烈后,叫车服务必然会逐渐发展,品牌公司旗下的司机必然会减少扫街频度,这对消费者,对司机,是两全其美的市场局面。

 

当然,个体制也并非毫无是处,毕竟,公司制还有一笔管理费用,而个体制相对俭省。所以说,如果政府在开放数量管制的同时,也开放价格管制,例如,只规定服务价格的上限(避免司机敲诈不知情的外地客户),那么,个体制完全可以凭借管理费的节约,将价格调整得相对低廉。如此竞争的话,最后的结果,必定是公司制服务更好,但价格略贵,个体制的价格则更灵活。这样的竞争局面,对消费者而言,就是丰俭由人的市场选择了。

 

一句话,切莫把公司制当作国内出租市场混乱的罪魁,真正的祸首在于数量管制。公司制和个体制各有优劣,如果政府可以开放数量管制,这两种制度都会在市场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