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志安的博客

中央电视台《新闻调查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川,怎样告别,又如何告别?  

2009-12-08 13:25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腊月二十三,中国传统的小年。封闭了半年多的北川县城,阵阵哭泣和鞭炮声,刺破了这座废墟城市半年来深深的沉寂。从这一天到阴历新年,当地政府开放北川县城,让地震中幸存下来的当地居民回家祭奠自己死去的亲人,他们至今,还埋在废墟下面。

在一座居民楼的废墟面前,一位年轻的女性很仔细地在地上铺了一张塑料纸,拉着自己的弟弟跪在上面。低声的哭泣透过残垣断壁传到正在拍摄采访的我们耳朵里,让人心里一阵发紧。走在这座曾经的县城里我一直在想,对于北川的居民来讲,这座他们曾经生活过,今天仍然埋着他们亲人的城市,他们将如何告别,又怎样告别?

就在几天前,新北川县城的规划已通过,它位于安县安昌镇附近的一片河川上。政府在未来数年将投资300亿用于新县城的建设,所有地震中北川的幸存者,将会搬到这个崭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,但建设一个新县城容易,告别过去却分外艰难。

北川县城在大地震中共死亡和失踪1万6千多人,其中只有不到两千名遇难者在地震发生后的几天被挖掘出来,为了防止疫情的发生,这些被挖掘出来的遇难者也在第一时间被草草集中掩埋。而其他大部分遇难者,他们的亲人至今都还没有看到他们最后一眼。他们的遗体,还被那些沉重的建筑物压埋着。按照规划,北川县城将会建成世界上唯一一个城市地震博物馆,这些废墟将会按照目前的样子完整地保留下来。对于北川的居民来说,这也意味着他们那些埋在废墟下的亲人,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将他们骸骨挖出,装殓安葬。这是怎样的一种痛?

在北川职业高中的废墟前,我看到一位父亲写下这样一段话:

“亲爱的女儿,爸爸终于找到你了,但我没有办法把你挖出来,对不起!2008年12月16号。”

这位父亲遇难的女儿看来是这所学校的学生,父亲怎么在封城期间进入北川县城我不知道,但这“对不起”三个大大的字,让人真切地感受到,这些压埋在废墟下遇难者的遗体,对于许多活着的人来说,仍然是一种无法迈过的苦痛。

 

当地人都说,不幸的北川从512开始,一共经历四场劫难。第一场是5月12号的地震,北川在整个震区是损失最重的居民区,这一点,在地震刚发生时人们并没有意识到。整个救灾的重点开始都在音信皆无的汶川方面,导致北川错失了不少救援的时间,这虽是大地震中难以避免的疏失,但对于北川来说,最初的救援还是受到一些耽搁,谁都知道地震救援有黄金72小时之说,每耽误一分钟,也许就意味着许多人的生命流逝。第二场灾难,是地震发生时造成的大面积山体滑坡。北川县城在一个狭长的山谷,南边的山是土质结构,北边新县城背靠的则是石质山体。地震中,土质山体大面积溃塌,将北川老县城区域基本全部压埋,成为地震中损失最惨重的地方。当地人说,被整体压埋的区域里有一个繁华的集贸市场,当时这里有上千名商贩和正在买东西的市民,他们当中无一幸存。有地质学家在考察了北川县城后说,地震瞬间造成的伤亡虽然惨痛,但山体滑坡这一次生灾难造成的损失则更为惨烈。因为建筑物的倒塌再严重也会有不少幸存者,但山体滑坡却几无任何生还的可能。在北川老县城区域,仅被山体滑坡压埋的人初步统计就有四五千人,一些没有被压埋的建筑物,也被整体位移好几百米。在这里,灾后的救援几乎令人无能为力。更不幸的是,北川经历的次生灾难还远没有结束。地震发生的山体滑坡,在北川县城上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堰塞湖——唐家山堰塞湖。这个堰塞湖在其后数天的时间里,一直成为威胁救援的定时炸弹。由于通往北川县城的道路在地震中几乎全部毁坏,大型机械根本无法进入救援现场,因此,最早赶到的救援队只能徒步进入,但面对大量的混凝土废墟,没有大型设备的救援队,救援效果非常有限。等到道路修复大型设备开进北川,可就在这个时候,人们突然得到通知,唐家山堰塞湖即将跨坝,整个救援队伍和所有在北川的人必须立即向山上转移,我的同事董倩当时正在北川采访,那天我在后方和他联系,电话打给她的时候,她正气喘吁吁地和大队人马往山上奔跑,可见当时恐怖的气氛。事后证明这仅是一个谣传,但这个谣传,却让北川救援又失去了宝贵的24小时。6月10号,唐家山堰塞湖泄洪。宣泄而下的洪水,将北川县城西部的半个区域全部淹没。这场洪水,也为北川的地震救援彻底画上了休止符。去年九月二十四号,一场多年未见泥石流再次袭击这座不幸的城市,泥石将北川县城西部的地貌彻底改变,许多废墟,也都被泥石流彻底掩埋。

世界上可能很难找到北川这样一座不幸的城市,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,它遭受到如此多的劫难。而我在北川采访感觉到,这座城市在地震后还经历了另外一场劫难,这场劫难,许多北川人至今都不愿意提起和谈论,他们在感情上也更加难以接受。

地震发生不久,不少外地的窃贼闻风而至,他们在废墟里寻找死者的财物。由于地震发生后许多居民也在自己家里寻找钱物,因此,这些窃贼几乎是大摇大摆地作案,其中一个十几个窃贼组成的犯罪团伙甚至穿着武警的服装,手拿着对讲机进行作案。但他们戴着解放军的帽子,让他们的罪行最终露了馅,在他们的犯罪工具对讲机的帮助下,这伙窃贼最终全数落网。北川救援结束后,窃贼们再次光临,这一次,是北川附近的人。他们在尚未倒塌的废墟中穿堂入室,将没有损坏的家电,家具尽数搬走。地震数周后,许多北川县城附近的民居里,常常堆积着十几台电脑,好几台电冰箱,一些北川居民回到尚未倒塌的家中方才发现,家里已经被盗窃一空。他们在经历了亲人的生离死别之后,又不得不面对另一种透骨的寒意。其实这些偷窃的人也是地震中的受害者,这样的场景让人对他们很难恨得起来,但听到这些故事,还是让人觉得内心里无尽的悲凉。

有人说,看一个民族的力量,不要看这个民族春风得意的时候,而要看这个民族面对苦难和灾难时的表现。地震之后,虽有解放军武警奋不顾身的抢救,全国人民无私的援助,但,窃贼横行从唐山地震开始,到北川的十室九空,也让人们看到我们这个民族黑暗的一面,这一面,我们也该勇敢地面对。

 

今天的北川废墟封锁线前面,已经建起了不少家卖旅游纪念品的商店。北川,正有逐渐变成一座新型旅游景点的趋势。许多和这场地震无关的人,都想到这里看看。商店里,地摊上也将北川经历的历次劫难的图片拿出来兜售,十块钱一张,生意还不错。据说,北川地震博物馆的规划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。地质学家讲,北川在地震中遭受的各种次生灾害,在科学上是难得的标本,将这一样本保留下来,有着十分重要的科学价值。当年唐山地震,由于在原地重建,许多值得保留的建筑遗址都没有留存,让后来的许多科学家们后悔不已,也让唐山这座经历了惨重大地震的城市,在物理上将地震的痕迹擦拭得干干净净,新唐山虽然非常漂亮,但整个城市的记忆却因此变得残缺。这个遗憾的确不该在北川重演,面对灾难,人们要重新建设,也该有选择的保留,将灾难的形状保留下来,也是对后世的贡献。

但我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担心,担心保留下来的北川会变成一个旅游景点,变成一个靠灾难赚钱的新景观。我真希望这种担心是一种多虑,但我在灾区看到的却是许多相反的信息。北川中学在地震中一栋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教学楼粉碎性解体,死伤学生数百人。而校区内其他的建筑物却完好无损,其中五六十年前建的房子甚至连裂缝都没有。当地的官员私下告诉我,他们在救援中也顺便看了倒塌教学楼的建筑材料,至少通过目测看不出有偷工减料的痕迹,地震的作用力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,并不能简单地说,这栋教学楼的垮塌就一定是人为的因素。但问题是,直到现在,也没有任何科学机构对北川中学令人蹊跷的地震破坏在做科学分析,更不用说北川县城里那一座座倒塌的和没倒塌的建筑了,如果我们不做这些工作,我们保留这座庞大的废墟,究竟意义何在呢?我最担心的是,也许有一天,这里每天有如织的游人,许多人能通过这座废墟感受到大自然的破坏力,但却没有人愿意通过他们的研究告诉我们,究竟哪一座建筑物的倒塌,是原本可以避免的。还有,我们该怎么面对一座座建筑物下仍然被挤压的骸骨?我们如何向他们的家人解释,不能将他们挖出装殓安葬?所有的灾难归结到最后,都是人的灾难,我们该如何体现对每一个死难者的尊重?在为后世留存废墟和将死者挖出安葬之间,我们是否曾经在心灵中作过权衡和挣扎?我不确定,亦不想猜测!

在即将离开北川的时候,我想,如果将来北川县城一定要建成一座博物馆的话,应该在每一座废墟旁,将死于这里的遇难者的名字镌刻在一座碑上,碑上一定要写下他们姓名,生平,他们遇难的故事。让每一个死者都成为一个栩栩如生的人,这是为了保留废墟,我们必须对每一个死者表达的歉意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20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